首页 >>

朱自清及其生前好友后人来扬,揭秘先生朋友圈肝胆轶事

郑光家中保存的收据原件

朱自清

核心提示

昨日下午,朱自清先生的后人以及朱自清生前朋友的后人相聚在朱自清故居,共同追忆先辈的往事。这些被尘封了数十年的亲密趣事,在今天看来仍饱含深情。

朱自清之孙朱小涛、罗庸之孙罗龙、郑天挺之孙郑光、郑振铎之孙郑源分享先辈交往中的趣事,感慨良多,“先辈的光环一直照耀着我们,这是接续前缘的一次聚会,同时,我们也希望为优秀传统文化的推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朱自清和郑振铎、郑天挺、罗庸

都是多年的故交或同事

去年,是朱自清先生诞辰120周年,同时,也是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成立80周年。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是中国抗日战争开始后高校内迁设于昆明的一所综合性大学。1937年11月1日,由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私立南开大学组建成立的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在长沙开学。由于长沙连遭日机轰炸,1938年2月中旬,长沙临时大学分三路西迁昆明。1938年4月,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直到1946年7月31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停止办学,其前后共存在了8年11个月,保存了抗战时期的重要科研力量,培养了一大批卓有成就的优秀人才,为中国和世界的发展进步作出了杰出贡献,被誉为“教育史上的一个奇迹”。其中,朱自清与罗庸同为中国文学系教授,郑天挺为历史系教授、总务长。

“朱自清和郑振铎、郑天挺、罗庸都是多年的故交或者同事,感情非常好。”朱小涛介绍,去年11月在北京举办的纪念西南联合大学成立80周年活动上,主办方邀请了当年学校的教师、学生或者是他们的后人来到现场,在那里,几位名家后人第一次见面,“初次见面我们就非常亲近,一见如故。”大家在一起回忆先辈们的往事,当即相约,要在2019年来扬州看看。

朱自清和罗庸

同为校歌校训委员会成员

罗庸是“扬州八怪”之一罗聘的后人。当年,朱自清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报到后不久,便被罗庸夫妇邀请至家中作客,朱自清在自己的回忆文章中曾写道:“罗妻口才极佳。”

“我这次还专门向罗龙确认此事,罗龙说他奶奶确实能说会道,还做得一手好菜。”朱小涛说道。

朱自清和罗庸同为西南联合大学暑期讲习班文史组的教员,给中学老师上课,不仅如此,二人还都是校歌校训委员会的成员。西南联合大学校歌《满江红》即为罗庸作曲,“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绝徼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歌词情真意切,又透出豪情满怀。昨日罗龙表示,曾听到有人唱这首歌曲,当即泪流满面。

这次扬州之行,罗龙还前往自己的先祖罗聘故居参观寻根,“我定居在北京,罗聘故居是我第一次来。”

朱自清先生逝世

郑天挺、冯友兰等赶去张罗后事

朱自清和郑天挺是大学同学,在《朱自清年谱》和《朱自清日记》中,均提到其曾和郑天挺一同参加某人生日宴会等生活琐事,二人也同为暑期讲习班文史组教员。

朱小涛介绍,当年,朱自清先生逝世时,郑天挺任北京大学秘书长,当天下午,郑天挺代表北京大学,就和冯友兰等人赶至先生家中,张罗后事,同时还帮助处理电讯、捐款等事宜。时至今日,在其孙郑光的家中,还保存有一张当时留下的捐款收据原件,其中一笔金额为4千法币,另一笔金额为1亿法币。昨日,郑光也展示了相关照片,朱自清纪念馆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一资料又将丰富馆藏。朱小涛则打趣道:“明天我就上你家要钱去了。”

昨天在交流会现场,郑光将其亲手刻制的一枚纪念章赠送给了朱自清故居,上面用金文刻有“纪念朱自清诞辰一百廿周年”数字,“这虽然是一份迟来的生日礼物,但也代表了我们晚辈的心意。”

郑振铎曾写下一篇《哭佩弦》

读罢令人潸然泪下

郑振铎与朱自清是挚友,朱自清先生逝世后,郑振铎曾写下一篇《哭佩弦》,回忆与朱自清生前的交往,读罢令人潸然泪下。当年,朱自清在春晖中学时,曾编辑出版不定期文艺丛刊《我们的七月》,刊发了大量丰子恺的漫画作品。彼时,郑振铎正在主编《文学周报》,看到了《我们的七月》封面上的漫画图片,非常喜欢,便委托朱自清介绍丰子恺给他。之后,郑振铎便经常请丰子恺为《文学周报》画漫画、作插画,给丰子恺的画冠以“漫画”的题头,从此,中国才有了“漫画”这一艺术形式。

“我来扬州有两个地方一定要去,瘦西湖和朱自清故居,为什么要去瘦西湖呢?因为瘦西湖有徐园,有徐宝山。”郑源透露出一个小秘密,原来,郑家不仅与朱家有交,与徐家也颇有渊源。

要知道,徐宝山与朱家也可谓关联巨大。朱小涛介绍,当年,徐宝山时任北伐第二军上将军长,针对地方乡绅大肆敛财,朱家便在徐宝山的注意范围内,朱小涛的高祖为了避免家祸,于是将一大半家产交予徐宝山,这也几乎直接导致朱家后来家境败落。

郑源透露,现在,徐宝山的曾孙就是其亲姐夫。“我姐夫的爷爷曾回忆,当年徐宝山被炸死时,他正在树上玩,巨大的震动直接将他从树上震掉到了地上。”记者林倩雯

●珍贵影像

郑振铎、叶圣陶等

曾同游扬州

昨天的交流会现场,郑源展示了一张家中保存的老照片。照片中现可辨认出的有郑振铎、王伯祥、周予同、叶圣陶、胡愈之数人,他们均面露微笑,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在众人的身后,是“绿杨邨”的牌坊,众人右手边是汩汩流淌的护城河,照片的边上,是依稀可辨的城墙。

扬州文史爱好者谢文逸介绍,众人合影的这一地点大致为扬州著名的“绿杨城郭”处,后来这一景点被毁,清末民初时有人在此地开了茶社,和冶春隔着北门桥,在新北门桥和老北门桥之间的位置,在护城河的北岸。茶社当时门口有一面旗帜,白旗红字写着“绿杨邨”三个字,后来就有人作对联,“青石蓝书丹桂岭白旗红字绿杨邨”。朱自清在《扬州的夏日》中也提到,“绿杨村(邨同村)的幌子,挂在绿杨树上,随风飘展。”

“看到这张照片后我就一直想来扬州看看,特别是想看看扬州的护城河、城墙。”郑源介绍,这张照片应是摄于上世纪30年代,一直保存在其家中。“当时众人可能是相约来扬州游玩,那时候朱自清先生应该在北京。”

责任编辑:SLP

文章来源:印度放宽对华签证

标签:哈登道歉,世预赛国足战关岛,世界军人运动会,女生公厕熏晕致死,孙杨听证会